到这里不得不谈到最重要的学校方面

2019-11-05 23:52栏目:教育
TAG: 教育

  马克思的话依旧正确,以唯物史的角度看,类似清北的各种所谓素质招生,制度方便权利保护当权者利益,我只能认为他们别有用心。和推广如今大学制度的一批人不是坏就是蠢,势必会造成制度内腐败,

  令人担忧的是,目前中国的教育界,最不堪的也许不是高中,而是大学。高中的教育制度不论,高考让社会权力流通的活力旺盛,确实是有巨大优势且符合国情。而在大学的教育中却存在许多令人不安的制度和现状。

  高校教育体制僵化,以前的游学之风全无,一节课,不再是学习的工具,而是考核的工具。人被强制安排课程,不能缺席,我讲一个道理,一个人一直不上这节课,但他考试过关,他靠自己学到了东西,还不浪费时间,不浪费资源,一个人一直上课,就玩手机,也是浪费。可能不强制上课会让更多人不能毕业,但是要知道,很早以前,我国的高校毕业率是很低的,但是不代表人才就少,人要学得全面且符合自身,这样才是真正的人才,用机械的教育只适合高中,对于大学来说就是在摧毁大学的文化和底蕴。毕业生越来越多,但人才越来越少。

  低俗的鄙视链和排名风气,这种造成了不好的社会风气。很多高校不注重于做组织,做教研工作,却费劲心思做材料搞专业排名,现在多少高校没有所谓的全国前几,第一专业,有些是确实的,有些则是徒有其表。各种所谓的高校生优越感强,鄙视下位大学,这种人格在学术上体现是学术的浮躁。就金融类专业无论经济学,管理系,贸易,最后很多人都去做金融投资,毕竟转钱。还有数学和物理系的,留校愿意研究的人越来越少。浮躁的气氛导致学术不正。

  造成当代大学落后的原因有很多,很复杂,从微观上讲,就我个人观察到的现象有如下:

  首先,一切把资本带入公共资源的结果无一例外的被资本绑架和腐化,资本的信用是永远不可信任的。意味这西式教育在高中改革的失败,结果就是恶性竞争腐化了市场,在短期内,特别是我国现在在产业升级的时候,基于他们都是这些领域的过来人,能讲的问题实在太多,当代大学的体制问题从多维度到多层次,而现行的高校竞争就是让区域产生差距,这是不可避免的!大学大量以资本来决定个人的走向,公共资源的资本化,大学的活动开销和文凭直接挂钩,专家研究者,新旧产业资本的交换势必带来新一轮的权利流通,如同我上文提出,容我慢慢讲下去!

  个人产生差距。可能确实是有效果的,腐败会引来新一轮的升级,这也违背了教育是教育人格和爱国主义的初衷。竞争的另一个后果就是教材的标准化进程落后,我其实是严重怀疑那些推广素质教育,到这里不得不谈到最重要的学校方面。以共享单车为例,慢慢渗透到了大学。高校不可能个个可以守住底线。金融泡沫破坏产业。但是时间一长,这种内部的还勉强能接受,腐败一定会产生。

  大学的存在是为了为国家培养人才,大学就是为国家服务的工具,具有国有教育机构独有的阶级性。如果一个大学培养不出人才,它是失败的;如果大学的人才没有爱国之情,那也是失败的;如果大学的人才没有独立的思想,完整的人格和三观,那同样是失败的。而由于主观和客观的原因,这些大学的性质慢慢变味了。

  官僚主义横行,形式主义泛滥。以学生会和各级部门为例,部门负责人往往规定有例行会议,而很多所谓的会议能真正传达上级部门的要求的内容很有限,会议往往不能按情况做调整,极其死板。甚至有些所谓的会议就是外出吃喝玩乐,甚至将其和部门业绩绑定,绑架不同同学的经济,完全不考虑不同经济情况的同学的感受,同理,使用PU学时考核学生,各类活动同样需要经济支持,球类活动要求球衣,社交活动要求西装,有些甚至是强制要求。中国的大学,原本就是给不同阶层的人机会,如此安排,才能毕业,实际上是把原本社会上曾经吹捧的素质教育在程序上从大学前转入大学中,和素质教育的砸钱如出一辙。严重损害了中西部学生的利益,同时带走了大量落后地区的资源。先不论这个,在学生会工作的人越来越多的染上了官僚病,通过我的了解,有如下现象:1强制要求叫部长,不能喊名字2聚会自己出钱,不参加不予留部考虑3内部操作,安排活动优惠给关系网4以权势身份要挟,甚至有权色交易。我认为最简洁有力的一句话来自一名知乎用户:“大学在部门里晋升,不是靠管理能力,而是人际交往能力,所以所谓管理部门的管理能力很可能很差。”这句话并不是主观臆测,因为学生会的生源是来自新生,再学习最忙的时候做最繁忙的事,个人的学习会受到很大影响,来自部门的学长学姐很可能事最早来接触你并和你混熟的,但不代表他能给你最大的帮助,特别是最重要的学习方面。而且所谓的人际交往能力,在大学的体系往往不是君子交往,而是小人间的吹嘘拍马。再从心理学的角度思考,一般领导让你一定要敬酒不然就是不给面子是什么心理?正是自身见识眼见,能力不行,需要下属给所谓的拥戴让自己有安全感,试问一个有能力的部门部长,或是是学生会长,会需要别人的表面尊重来获得安全感吗?有很强的管理能力会在意别人的非议吗?正是由于外强中干,需要下级的拥护让自己有安全感,自己有作为领导的存在感才会如此在意这些形式。社会上处事万千的人都不敢说有这般思想觉悟,一个大学里,年龄差不超过四岁的地方,幼稚的领导大有存在。越是下位的大学越是如此,而211,985却也同样严重。各类活动的举办也体现了管理的水平低幼,大学的学生组织的活动,往往具有信息不明,通告不明,时间变动大,对具体问题的研究不到位等等情况,一个任务下去,部门往往只负责发布,各自推卸责任,不用心,信息的模糊让下级的学生浪费大量的时间,却还要受到可能的批评,完美的体现了什么叫领导一张嘴,手下跑断腿,你能相信这样一个官僚主义的专用名词是在描述一个学生部门?同时不同部门间莫名的矛盾也有很多,导致效率被严重损耗。我自己发明了一个词,叫“成熟性发火”,意思是很多人不知道怎么体现自己的成熟,就对明明很简单可以宽容或者是退步的事发无名火,来体现自己的成熟认真。这种愤怒不是情绪性愤怒,而是情景性愤怒,就是所谓的混混械斗。化用梁漱溟先生的话,一只低级的斗鸡,没有本事,狺狺狂吠。这就是大学部门争斗和人际现状。早期的学生会和工会是一个性质,作为学生代表来为学生维权的工具,而如今,学生成为了学生会的工具,学生会代表的不是学生的利益,而是自身的利益,学生会和校方也不再是权力制衡的杠杆,而是互相牟利的蛆虫。大学把学生会当作免费赚取政绩的工具,和有三陪的留学生一样。学生会把大学当作方便自己上升的工具,可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今日相关新闻

  • 教育部学历证书电子注册备案表为什么要收费呢
  • 真理遵从于理念的发展正确吗
  • 没教养的女人一般和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吗?
  • 并且能够提前诊断出该设备故障情况
  • 应该怎样纠正大家对于高职教育的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