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卫战:做空中国的金融大鳄为什么输了?

2019-09-08 07:42栏目:国内
TAG:

  从1949年到2019年,中国历经70年波澜壮阔的蓬勃发展,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增长第一引擎,我们为如此辉煌的成绩感到无比自豪。站在当下,我们也发现快速崛起的中国面临着更复杂的问题,这是事物发展的正常现象,任何向上的力量,在向上攀升过程中都会遭遇压制和打击,中国在过去70年也曾遇到过无数困难和挑战,但是中国这股向上的力量足够强大,总能不断战胜任何试图压制中国的做空者。在金融资本市场上,中国击退做空者的一场经典战役是1998年的香港金融保卫战。在那场亚洲金融风暴中,东南亚各国被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的金融大鳄做空击溃,导致经济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深陷泥潭。而香港,特区政府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与索罗斯经过数轮惊心动魄的肉搏战,最终将其打得落荒而逃,而中国香港在赢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后,保住了几十年的发展成果,也迎来了之后更快速的经济发展。让我们再回顾下这场惊心动魄的金融保卫战。一、危机前的“繁荣”

  1970-1990年,是香港经济腾飞的二十年。1974年,发达国家逐渐从石油危机中走出,经济全面复苏,香港不断承接来自日本等发达国的产业转移,经济和房地产不断发展。1980年后,香港又从内地改革开放中获得持续的经济推动力。90年代,香港的转口贸易和金融业不断增强,逐渐成为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香港GDP从1970年的229亿美元上升到1997年的1478亿美元,年增速高达7.1%。

  回归这年,香港实际GDP增速达到5.1%,财政盈余占GDP的比重为6.3%。这时候的香港,正处在全民狂欢的状态,因为香港的楼市和股市前所未有的繁荣。1991-1997年,香港房价上涨了4倍。1991-1997年,香港股市也上涨了4倍。那会没有人相信房价股价会下跌,大家都是闭着眼睛买。所以,在当时的香港基本人人炒股,人人买房,连街边卖水果的阿姨手里都有几只股票。对于这段日子,时任新华社驻香港记者叶奇元曾回忆道:“港交所有个有趣的规定,恒生指数每上涨一千点,大家就要在交易大厅里开一瓶香槟以示庆祝。回归前短短七八个月里,就赶上了3回开香槟的场面,酒沫喷薄而出,又喜滋滋地顺着瓶口流下。”大家都认为:只要你炒楼炒股,就不可能赔钱。但危机往往就在最乐观的时候酝酿……

  二、危机爆发1997年2月,以索罗斯旗下“量子基金”为代表的国际投机资本突然大手笔做空泰铢,短短几日,泰铢汇率跌至10年来最低点。

  泰国央行为维持固定汇价,不惜耗用外汇储备,从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央行大量购进泰铢,并规定不准本地银行借泰铢给投机者,同时把隔夜拆息从正常的10%升到1000%至1500%,为此损失了40亿美元外汇储备。但经济基本面孱弱的泰国在几轮交锋后便迅速败下阵来,并于7月2日宣布放弃固定汇率,泰铢随即暴跌17%。泰国股市指数亦从1200余点急挫至550余点。在泰国汇率崩溃之后,东南亚各国接连溃败!7月中旬,菲律宾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度,菲律宾比索随即已经一泻千里,贬值超过15%;8月,马来西亚宣布针对本国货币的“林吉特保卫战”失败,整个国内金融市场崩盘;印度尼西亚也在8月宣布自由浮动汇率,印尼卢比随即开始加速崩塌;9月,一向坚挺的新加坡元也未能幸免;10月,中国台湾在尚有83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忽然宣布弃守“新台币”汇率;11月,韩国的韩元对美元汇率在17日跌倒历史低点,以至于韩国政府只能向IMF求援.从泰国到马来西亚、印尼、韩国,一年来国际炒家连战皆捷,东南亚诸国实际上已被攻克,有些国家由货币贬值、经济动荡演变成政治动荡,种族冲突,民不聊生。在索罗斯等国际资本的冲击下,东南亚各国陆续放弃同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在实施浮动汇率后,东南亚各国汇率相继暴跌。最惨的印尼盾,竟然在半年的时间里贬值了超过七成。

  在这场危机中,国际投机者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暴利,东南亚各国和地区经济大伤元气。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愤怒地表示:投机使东盟经济倒退了10年!

  三、风暴来临在东南亚各国纷纷倒下后,港元成为区内唯一还在实行联系汇率制的货币。香港自1983年以来使用联系汇率制度,基础货币发行需以100%的美元比例作为准备金,且承诺港币与美元之间可以以固定比率(现为7.75-7.85)自由兑换 。此时,香港居民和企业在美元回流的背景下已经开始大量买美元卖港币,使得联系汇率制度的维持压力空前增大。另一方面 ,港股在1997年8月7日创造了16673点的历史高点,较90年初3000点的水平增长超过600%。与之相对比的是,多家蓝筹公司公布的中期业绩令人失望,基本面的颓势和股市的高涨形成鲜明对比。在这样的背景下,海外空头虎视眈眈。1997年10月21日深夜,香港金管局接到驻美国办事处来电,称在纽约外汇期货市场有炒家在大笔抛售港元。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于1993年4月1日成立,由外汇基金管理局与银行业监理处合并而成,是香港政府架构中负责维持货币及银行体系稳定的机构。果然,22日,国际炒家开始对香港全线出击,大举沽空港币。金管局总裁任志刚立即做出反应,部署买入炒家抛售的港币,同时抽紧银根,收紧向香港各银行发放的贷款,以免炒家在市场上借到港币,作为新一轮攻击的弹药。抽紧银根导致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大幅飙升,10月23日银行同业拆息率从6%快速上升至100%,甚至一度高达300%。

  港府也及时多次在公开场合反复重申捍卫联系汇率的坚定立场,给予市场信心。当天,港元汇率快速反弹。初战告捷!但这次虽然稳住了汇率,但股市却遭了殃。因为市场息率一旦上扬,资金变更倾向于留在银行,而不是投入股市。10月21日到23日,恒生指数从12403点跌至10426点,短短3天暴跌近2000点。28日,恒指跌破更是9000点大关。

  正在港府觉得已经取得初步胜利的时候,有人突然发现苗头不对!原来索罗斯这些国际炒家在冲击外汇的同时,还通过借贷囤积了大量恒指成分股现货和恒指期货合约进行做空。股市大幅下跌,正中那些国际炒家下怀。股市跌得越惨,他们赚的越多。“股+汇+期”的“立体布局”使得国际炒家威力大增。如果被攻击的货币贬值,炒家可以在外汇市场获利;如果被攻击的货币没有贬值,在这过程中由于央行保卫汇率等因素,短期利率上升对股市形成打压,炒家也可以从股市上获利。一旦股市持续下跌,那么国际炒家们将大赚一笔,而香港居民毕生积累的财富,将毁于一旦。四、决战时刻最危险的时候在98年到来了。1998年8月份,香港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二季度GDP出现了5%的负增长,而失业率上升至4.8%。之后,恒生指数重要成分股汇丰银行发布了盈利同比降40%的业绩公告,汇丰银行的母公司汇丰控股的盈利也下跌了16%,这是汇丰控股成立9年来的首次盈利倒退,消息一出,汇丰股价急挫5.29%,拖累大市,恒指跌穿7700点关口。祸不单行,香港楼市也持续大幅下滑,需求锐减,楼价平均跌去4、5成。股市楼市大跌,使香港居民资产受损,零售业、饮食业一片萧条,消费意愿低迷。不少企业破产、停业或裁员减薪,收缩规模。随后,国际大炒家趁香港经济低迷之机卷土重来。索罗斯等国际炒家1998年上半年利用香港低息借入超过2000亿的港币,6-7月建立大量恒指空单头寸。8月5、6 日,国际炒家抛售400多亿港币,香港金管局照单全收,将港币汇率稳定在1 美元兑7.75 港币之上。在有了前一次的教训之后,金管局将买入港币存入银行体系,稳定同业拆借率,银行同业拆息率只上升了2%至3%,港股维持在7000点以上大关。但此举却并未让国际炒家们打退堂鼓!他们继续大笔抛空恒指。并且开始舆论战!8月10日,恒生指数跌破7000点大关。8月11日,6800点。8月12日,6500点!在这个点位。意味着恒生指数每下跌1000点,国际炒家便可获利40亿港币。当时市场上纷传国际炒家要把恒指拖低到4000点以下。若果真如此,香港楼市、银行业将全面蒙受重创。这一次,受到威胁的不仅是联系汇率和香港金融市场的稳定,更是600万港人对未来的信心。

  怎么办?救香港需要一只强有力的“手”。不过,香港政府一向信奉自由经济,香港的繁荣也一直建立在自由市场的基石之上。而且当时学界的主流观点,也多是支持自由市场,政府不干预的。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事后回忆:“决定政府入市干预的前一晚,我坐在床头哭了,不是为我自己,而是怕这个决定如果错误了,害了中国香港,我怎么向中央政府、向市民们交代。”

  在这样的背景下,8月13日晚上,时任中银国际证券总经理的冯志坚突然接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电话,让他在第二天赶到金管局出席早餐会。14日早8时,冯志坚赶过去一看,到会的人除了金管局要员,还有鹰达、和升、获多利三家券商的老总。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并未多言,一下子切入正题:“我等一下就要入市了。你们做不做?”“做!”几家券商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碰上政府这么好的“大客户”,谁还有理由拒绝?8月14日,港府毫无征兆地突然入市干预,发起了绝地反击。特区政府在股市及期货市场上大举出击打出组合拳:第一,购买恒生指数中33种成分股,拉动指数攀升;第二,在远期外汇市场上承接国际炒家的卖盘;第三,要求各券商不要向国际炒家借出股票,切断炒家的“弹药”供应;第四,在股指期货市场展开进攻;14日当天,恒生指数上升564点,报收7244点,国际炒家初受打击。14日之后是周五,周六休市。利用这两天缓冲期,港府调集大波力量,准备迎接最惨烈的厮杀。8月22日,在“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时,中央政府再次明确表态称:只要香港政府提出要求,中央政府无条件全力支持。在金融市场,信心和预期,比什么都重要。8月24日,国际炒家再受打击。不少对冲基金因卢布贬值遭受损失,急于从香港市场套现。港府将计就计,推高8月期指,逼炒家平仓。频频遭受打击之后,国际炒家们计划要给港府“最后一击”!索罗斯旗下量子基金驻港基金经理斯坦利·德拉肯米勒公然叫嚣:无论香港金管局如何干预,量子基金狙击联系汇率的行动将打败港府。8月28日,港府与国际炒家的较量迎来决战。28日乃8月恒指期货结算日,这一天恒生指数的高低,将决定亿万金钱的去与留。上午10时整,交易大堂开市的钟声响起,所有政府经纪齐刷刷地在汇丰和香港电讯的买家的位置挂牌,瞬间就将999个买家位置挤满,守军拉开防线。港府坚决买入股票、国际炒家大肆抛售,当日股市交易量突破790亿元港币,高出历史最高成交额70%。恒生指数最终站稳7829点。港府的反击经过精心策划坚决而有力。随着市场信心恢复,国际炒家眼看战斗机会已经消逝,只好悻悻退去。

  在短短10个交易日内,港府总共动用的外汇资金合计为1181亿港元。恒指在随后快速反弹,至1998年年底已重返10000点。救市期间港府的投入1181亿 ,最终回报率超过83%。

  在98年香港这场保卫战中,香港政府一直冲在前面打头阵。而背后的中央政府,同样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时港府共有外汇储备928亿美元,而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手里的资金据称募集超过千亿美元的的资金,两者不相上下。

  真正让港府有底气的,则是中央政府的1400亿美元外汇储备。而且在当时极为恶劣的市场环境下,中央政府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在周边各国汇率相继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坚持不贬值对国内的出口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为了支持港府,中央政府在这样的背景下坚持不贬值,大大加重了国际投机者的成本。这就是后盾!

  在当时,港府采取行政措施反击投机者的做法曾遭到投机者以及新自由主义学者的指责,反对者认为港府对市场的干预破坏了自由市场的原则,

  在金融战争这场没有硝烟但异常残酷的现代经济战中,胜利是最重要的,难道做空者就是道德的吗?

  后来看,中央和港府成功打击索罗斯等国际投机者,股市和房市价格企稳,保住了香港市民的资产,对于香港经济日后的繁荣稳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香港金融保卫战,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做空中国为什么输了呢?最核心的原因是没有意识到中国这股向上的力量有多强大,逆势做空是必输的。

  在随后的20多年里,中国走向了更加快速发展的道路,虽然途中仍然出现过误判趋势做空中国的势力,例如曾因做空安然而名声大噪的大空头James Chanos,从2009年开始就唱空和做空中国。

  但是被不断打脸数年,2017年他不得不将投资组合中做空中国公司的头寸比例从25%减少到5%,而那一年,根据纽约数据提供商S3 Partners的数据,做空在香港或者中国内地上市的中资公司的投资者遭受了逾350亿美元的损失,几乎是他们赌注的一半。

  相反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在#做多中国#,“股神”巴菲特是#做多中国#的典型代表,他在中国的投资取得了非常丰厚的投资回报,在2019年5月份举办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未来15年内,公司可能会在中国市场进行更大规模投资。

  而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达里奥在资本市场动荡的2019年8月仍然表示:”投资者需要进入中国,不投资中国非常危险...10年或15年后的中国一定会让今天的人再次吃惊。

  参考资料:1.《98香港金融风暴20年,短短十个交易日,今日看来依旧惊心动魄》,北京日报2.《重温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泰铢狙击战和港币保卫战:从技术角度的梳理》,管涛,谢峰3.《亚洲金融风暴对中国和香港的影响和启示》,饶余庆4.《香港金融保卫战》,叶永刚,何国华等5.《捍卫国土,98年香港金融保卫战启示录》,任泽平风险提示:雪球里任何用户或者嘉宾的发言,都有其特定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决策需要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

今日相关新闻

  • 国内有没有可可树?
  • 乘坐国内航班需要提前几小时到达机场安检?
  • 在美国洛杉矶如何用移动手机拨打国内电话?
  • 7月28日邀您体验国内最专业、最公正、最权威的
  • 《忘不了餐厅》国内首档0黑料0差评0喷子的节目